“深绿”都看不下去!提4大理由反对“罢韩”

中国台湾网4月2日讯据台湾“中时电子报”报道,高雄市长韩国瑜罢免案进入联署审查阶段,不少韩粉感到忧心,在新冠肺炎疫情严峻时期,“反韩”市民还要出门排队、投票,恐增染病风险。有网友爆料,他有个“深绿”的朋友,“每次都投民进党,但日前提出4大理由,反对“罢韩”。

网友seabox在论坛以“朋友‘深绿’反对‘罢韩’”为题发文指出,“Wecare高雄”“罢韩”的理由是,韩国瑜当初说禁止口罩出口是不聪明的行为,韩提议建隔离收容中心却被绿营网军骂爆。如今看来,韩国瑜并没说错。

他举例说,目前各地抗击疫情过程中,对隔离这样的硬性措施重视得多,隔离所带来的心理上“抗疫”的问题就变得更加突出。人们足够平稳积极才能够配合,防控措施才会落实有效。“比如说昨天我们专业的群里面在讨论,武汉建方舱医院对一些患者集中收治,这是非常得力的措施。但是在这种群居的、临时的环境中,怎么样做好这些患者以及医护人员的支持服务工作,怎么样做到尽量不去传染紧张和过度的压抑悲伤,这些都是非常重要的。”

2020年2月27日,许昌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在高速许昌收费站查获苏AP2355大巴车,该车批准的运营线路是南京市至周口市,在许昌载客属于不按线路行驶,依法对其作出罚款3000元的行政处罚。

在突如其来的疫情面前,人们的心理受到很大挑战——有人因为担心,每半小时测量一次体温,也有人不断刷新手机,害怕错过任何一条疫情信息。在疫源区武汉,有人听见救护车的声音就害怕。2008年汶川特大地震的经验表明,心理援助比救援需要更长的时间。

2020年2月2日,郑州市交通运输局执法支队接到湖南省常宁市抄告信息,反映河南豫辉旅游客运服务公司等三家公司三台旅游客车豫AX5059、豫AL3190、豫AN0191在疫情期间涉嫌在该市非法营运,郑州市对三家运输企业负责人进行了约谈,责成收回相关车辆营运手续,并协调常宁市交通执法部门就地暂扣封存,后续依法处罚。

但我们可以让国家放心!”

2020年2月12日,泌阳县交通运输局执法所在高速泌阳东收费站疫情防控卡点对豫Q73Y90私家车进行执法检查,发现该车车主王某以900元的价格拉乘客从驻马店到泌阳,属于非法营运,依法对其作出罚款1万元的行政处罚。

此次国务院常务会议提出,增加面向中小银行的再贷款再贴现额度1万亿元(人民币,下同),进一步实施对中小银行的定向降准,引导中小银行将获得的全部资金,以优惠利率向量大面广的中小微企业提供贷款,支持扩大对涉农、外贸和受疫情影响较重产业的信贷投放。支持金融机构发行3000亿元小微金融债券,全部用于发放小微贷款。

他强调,这项调查的对象为普通民众,“结论可能无法推广至新冠肺炎相关患者及其家属群体”。

只不过有人替你负重前行

“封城以后人们有一些情绪波动,像前期的恐慌,到现在的焦虑、压抑,这些是比较自然的,但我们现在至少看见一个很积极的信号。”周宗奎说,“当然情绪本身会有变化,但是我们觉得整体上不会像第一周那样普遍恐慌焦虑。大家不恐慌对社会稳定有很多好处,比如说人们不会抢购,不会有大规模的从众式流动。”

新冠肺炎疫情导致武汉“封城”半个月后,华中师范大学教授周宗奎从数字中看到了公众心态的变化。

“医生大哭,有的甚至是高声喊叫以后,能稍微平静一下,又恢复正常的工作。所以崩溃不是说完全的失去工作能力了,实际上是通过宣泄来恢复。”周宗奎说。

2020年2月11日,开封市交通运输局在高速开封北收费站查获车牌豫BT0299、豫BT5811、豫BT2673、豫BT2368、豫BT1272、豫BT0535、豫BT4027、豫BT1911、豫BT0851等9台出租车不按计价器收费,私自涨价,均依法作出罚款2000元的行政处罚,并责令驾驶员带车学习到疫情防控结束。

周宗奎团队第二次发放的问卷调查收集完毕后,感染新冠肺炎的武汉市中心医院眼科医生李文亮去世。这次调查并没有对李文亮医生去世给民众带来的情绪波动进行分析,但是周宗奎感受到了这种情绪。“特别是我们接到李医生周围的一些医护工作者求助。他们现在还战斗在一线,但是他们体会到了悲伤、压抑和压力。对于这些情绪我们应该有正式回应,而不能够只是大家沉浸在悲伤当中,而且还应该提供一些适当的方式和渠道,缓解公众的悲伤情绪。”他说,“就像我们战场上有战友伤亡,我们一定不会置他们于不顾,这也是能让活着的人能够继续战斗下去一个很大的力量来源。”

“要缓解这种情绪,就要对造成情绪的焦点问题有针对性地回应,信息及时公开。信息模糊容易造成焦虑。”周宗奎说,“与此同时也要做好疏导的工作。如果现在大家能疏导得好,不让一些消极的情绪过度笼罩,那么疫情过后的遗留问题就会少一些。如果现在情绪普遍恐惧、焦虑、压抑,又造成不必要的对立,或是整个社会信心的动摇,这些都是我们不愿意看到的。”

他们向着疫情英勇宣战

这个心理援助平台开放于1月31日,当天上午就接待了100多位求助者,超过一半来自武汉。“这些热线有多少人使用可能只是问题的一个方面,但是社会紧急状态下有这么一个宣泄的渠道,就是一个标志性的信号,它起到了社会的治疗作用,它存在本身就是治疗。”

温彬还观察到,此前官方已分别针对国有大型银行、股份制银行、政策性银行服务普惠金融和中小微企业出台相应要求和鼓励措施,随着此番中小银行受关注,一个完整普惠金融体系正逐渐成形。该体系内,不同类型金融机构将发挥各自比较优势,合力解决中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难融资贵问题。

2月2日,国务院应对新型冠状病毒感染的肺炎疫情联防联控机制印发通知,要求各地设立应对疫情心理援助热线。在此之前,教育部也要求教育系统针对疫情开通心理支持热线。北京大学第六医院(国家精神卫生项目办公室)汇总的数据显示,全国开通了300余条免费心理援助热线,有些地区还开通了新冠肺炎疫情专线。这个统计还不包括很多民间公益组织开通的热线。

为抗击疫情贡献新生代的力量

“深绿”朋友这次反对“罢韩”,并提出4大理由。第一、疫情严重,台湾应团结一心,而非搞政治斗争的时候。第二,花钱,不管罢免或重选都是会多花钱。第三,牵制民进党,韩国瑜的500多万票只要存在,他就能牵制民进党不敢乱搞,是一种制衡的力量。第四、韩最近表现中规中矩,没什么失言。(中国台湾网 王琳)

2020年2月27日,许昌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在高速许昌东收费站查获车牌豫K16069长途大客车,该车是原许昌至厦门800公里以上线路班车,营运资质已被注销,属于非法营运,目前已将车辆暂扣,将依法对其作出罚款3-10万的行政处罚。

“此次结构化的流动性支持规模超出市场预期”,中信证券首席经济学家诸建芳指出,其中不但包含了传统再贷款和再贴现所面向的小微、涉农企业,还专门提及了对近期受海外疫情影响较大的外贸企业的定向支持,将短期经济压力加大阶段中最薄弱的中小微企业作为政策倾斜核心。

2020年2月13日,上蔡县交通运输局执法所在G345国道魏庄防疫卡点查获一辆豫QYN410救护车,该车从郑州拉乘客到驻马店每人收取1000元费用,属于非法营运,依法对车辆所属医院作出罚款10万元的行政处罚,并将该车司机移交公安部门行政拘留。

在周宗奎看来,这个积极信号意味着普通民众对一些具体疫情防控举措和信息公开有了精确的感受。“不过也要看到,虽然积极情绪比原来多,但是(表示对疫情控制“非常乐观”的)也没有超过50%,所以现在网上大家能看到的一般的情绪还是比较焦虑和紧张的。”

周宗奎所在的实验室,还联合腾讯教育、腾讯社会研究中心推出了一个疫情防控心理援助平台。他发现,医务人员来求助的比例相对较大,远远高于医务人员在总人口中的比例。“医生情绪崩溃的情况时有发生,有的男医护人员会嚎啕大哭,说这个事情自己快坚持不下去了。”

温彬则表示,总的来看,在当前国内外疫情和世界经贸形势急剧变化背景下,中国金融系统多措并举,间接融资和直接融资发挥合力,切实解决中小微企业面临的融资难题,助其降低融资成本、更好应对疫情冲击,很好体现了金融对实体经济的支持作用。(完)

中国中小企业协会执行会长张竞强接受媒体采访时说,长期以来,融资困难是制约中小企业发展的主要问题之一。疫情发生后,中小企业资金面更加紧张。“疫情导致企业大量库存难以出售,而资金收不回来,就没有钱购买原材料继续生产,目前来看部分企业的资金链确实面临不小问题。”

如引导公司信用类债券净融资比上年多增1万亿元,为民营和中小微企业低成本融资拓宽渠道;鼓励发展订单、仓单、应收账款融资等供应链金融产品,促进中小微企业全年应收账款融资8000亿元;健全贷款风险分担机制,鼓励发展为中小微企业增信的商业保险产品,降低政府性融资担保费率,减轻中小微企业综合融资成本负担。

中小企业是中国国民经济和社会发展的生力军,也是扩大就业、改善民生的重要支撑。但疫情冲击之下,它们却最为脆弱。

此外,为解决中小微企业面临的钱荒,保障其复工复产,本次会议还推出一系列政策“组合拳”。

2月8日,他所在的华中师大青少年网络心理与行为教育部重点实验室完成的一项调查显示,武汉市感到“高度恐慌”的民众占比从23%下降到10%,湖北省除武汉外的其他地区,这个数字从21%下降到9%。与之相比,无论是武汉还是湖北其他地区,对控制疫情感到“比较乐观”和“非常乐观”的民众占比都显著提升,总和达到了50%。这项调查是1月23日武汉采取“封城”措施之后的两周内,该实验室通过两次共计向5600多名普通民众发放网络调查问卷完成的。

继续加大对中小微企业金融支持力度势在必行,而作为服务此类企业和普惠金融的主力军,中小银行成为国务院关注重点。

这次调查结果显示,与第一周相比,第二周报告“身边存在认识的人感染肺炎”的民众占比在增加,其中湖北由12%上升至18%,国内其他地区由3%上升至8%。在疫情重点地区内,报告“不清楚身边是否存在认识的人感染肺炎”的民众占比也在增加,其中武汉由约15%增至约21%。疫情重点地区内,感受到生活受到极端影响的民众占比在降低,但是在其它地区,感受到生活受到极端影响的民众占比提升,由第一周的约10%升至第二周的约28%。

2020年2月24日,方城县交通运输执法局查获一辆车牌豫AQ8888的客车未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擅自从事道路运输经营,属于非法营运,依法对其作出了3万元的行政处罚。

有企业反映,目前复工复产率虽然很高,但配套的中小微企业复工复产并不理想,直接影响上下游产业链和供应链畅通。还有企业表示,虽然近段时间国家在金融方面出台了一系列助企纾困政策,但由于地方金融机构尽职免责制度尚不完善,许多中小微企业和个体户还是贷不到款。

也要为更多的人负重前行。

中国民生银行首席研究员温彬向记者表示,此举旨在发挥中小银行在普惠金融中的作用,促其聚焦主责主业。会议通过定向降准等措施解决中小银行资金来源问题,为其降低资金成本,将有助于引导其加大对普惠金融的支持力度。

“可以说情绪上一个由恐慌到乐观的拐点已经出现了。”该实验室主任周宗奎告诉记者。

2020年1月15日,鹤壁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在S304刘庄超限检测站现场查获豫FB5369六轴货车,该车车货总重113.14吨,超限64.14吨,超限率131%,依法对超载货物进行卸载。公安交警部门对其处以1550元罚款、驾驶证记6分。

部分中小微企业在“生死线”上徘徊,由此带来的连锁反应和其中存在的问题不容忽视。

2020年2月18日,濮阳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在高速濮阳收费站查获一辆浙A牌照小型轿车,车主在未取得网络预约出租汽车驾驶证和网络预约出租汽车运输证的情况下,通过顺风车APP软件进行接单,属于非法营运,依法对其作出罚款3万元的行政处罚。

看起来只关注自己“小日子”的年轻一代

周宗奎说,在前期的应急阶段,很多方面都反应迅速,投入了平时训练有素的队伍。他建议,下一步能把有专业资质的心理援助纳入政府抗击疫情的资源中,统一整合起来使用。

2020年1月17日,鹤壁市交通运输执法局在S304刘庄超限检测站现场查获河南青安汽车运输公司豫JA3755六轴货车,该车车货总重148.28吨,超限99.28吨,超限率203%,依法对超载货物进行卸载。公安交警部门对其处以1500元罚款、驾驶证记6分。(总台央视记者 田萌)